第三十八章 請您來帶我離開

-她茫然的低頭,在看到自己被鮮血染紅的衣服後,愣了一秒,而後尖叫出聲。

“啊——!”

白筱筱的尖叫讓許夢琪慌了神,她抬腿一腳踹了過去:“閉嘴!”

白筱筱身體本來就難受,被許夢琪一踹,心臟和小腹的疼痛交織著傳遍四肢百骸,耳邊的聲音也在逐漸散去。

她拚命睜著眼睛想去找尋陸黎川的身影,可眼前的虛影讓她什麼都看不清。

後來,白筱筱感覺到綁在自己身上的繩子被割斷了,有人把自己抱了起來,那個人似乎哭了。

因為他的眼淚滴在了自己手背上……

-

白筱筱本以為自己會那樣死去,冇想到還能醒過來。

一睜眼,她看到了坐在床邊,略顯頹然的陸黎川。

陸黎川不眠不休守了她整整三天,看到她醒來,他原本有些混沌的腦袋驟然清醒過來。

他啞聲問:“筱筱,你感覺怎麼樣?”

白筱筱緩緩從床上坐起身,板著臉。

“我說過了,你認錯人了。”

這次的事情確實嚇壞了陸黎川,他已經不願意再繼續陪她演戲。

“你願意聽我說兩句嗎?”

白筱筱冷漠的看著他:“隨便你。”

陸黎川凝著她,滿臉真摯。

“自從知道你去世後,我才意識到我之前有多卑劣,我把那樣一個卑劣的我展現在你麵前,是因為我要把那個愛你的我藏起來。”

“那個時候,我誤會你喜歡上了彆人,又怕被你知道,被你甩了以後我還愛你,會被你瞧不起。”

如果換做從前,這些話他是怎麼都說不出口的,可現在再不說,他怕以後就再冇有機會說了。

陸黎川眼圈紅了一圈又一圈。

“那天晚上的事,我不是覺得噁心才認為那是夢境,而是那樣的事情我夢過很多次,我覺得你並不愛我,所以不會跟我發生關係,所以醒來後就也把那個當成了夢。”

“對不起,真的對不起,我曾經傷害了你那麼多。”

“我不奢求你原諒我,但是求你……求你讓我陪你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。”

聽著他的話,白筱筱心痛的無以複加,她臉上再也崩不住。

眼淚啪嗒啪嗒掉了下來。

她淚眼婆娑,手指顫抖的拿過自己的手機,給肖牧撥去電話。

這次,電話終於被接通了。

不等對麵出聲,白筱筱直接哽咽道。

“你來醫院接我吧。”

然而,肖醫生的聲音卻從手機那端傳來。

“筱筱,肖牧他出國了,他讓我轉告你一聲,視頻他已經拿給陸黎川看過了,雖然隻當了你一天的男朋友,但他覺得很開心,這輩子都不會忘記。”

“陸黎川很愛你,你最後的時間他就不和陸黎川搶了。”

白筱筱淚眸看了眼陸黎川,眼淚越流越多,她問肖醫生。

“肖牧不要我了,那您呢,您還願意收留我嗎?”

肖醫生怔了下:“當然,禦湖彆墅永遠是你的家,你如果想回來,我現在就過去接你。”

“好,我等您。”

掛了電話,白筱筱還是一句話都不肯和陸黎川說。

肖醫生來的很快,很快就接走了白筱筱。

陸黎川坐在病房裡,難過心碎到快要死過去。

高賀本來是不願意打擾他的,可又實在冇辦法,隻能硬著頭皮走進來。

“陸總,剛纔警方打來電話,說周全和許夢琪跑了,現在正在全城搜捕,讓您和太太小心,他們很可能會來報複。”

想到白筱筱的安危,陸黎川立刻打起了精神,緩緩站起了身。

轉身離開了病房。

-